联盟冰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七海扬明 > 章一七九 日本维新社

章一七九 日本维新社(1 / 1)

“蠢货之中,是否包括我呢?”一个声音从白乐的背后响起。

白乐不禁一拍脑门,因为他忘记了后藤信纲的存在,这个家伙进入学校之后,几乎没有说什么话,存在感的降低让白乐有些疏忽。

“很抱歉,信纲,我只是........。”白乐真诚的向后藤信纲道歉。

后藤信纲倒是不在乎:“不用道歉,实际上我也觉得他们够蠢的。我们所处在世界上最强盛的帝国,这个帝国还在蒸蒸日上,这些人竟然怀疑帝国的教育,实在是蠢的可以。”

“可是,我确实用词不当。”毕竟是外宾,一言一行还是要谨慎的。

后藤信纲呵呵一笑:“放心,就当我没听见,即便不论你我的同学关系,我也要给李瑢同学一个面子呀。”

说着,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李昭瑢一眼,轻轻点头。李昭瑢感觉,后藤信纲或许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只不过他不选择揭破。

“后藤先生,您在看什么?”后藤信纲没有参与吵闹,他进了教室,就一直坐在椅子上看教科书。

后藤信纲略有感慨的说道:“我在帝国境内求学十年,在我上高中的时候,还没有化学和物理两门学科,它们被统一在科学这一门类里,现在分门别类,可见帝国科学技术又取得了进步,不知我日本何时才能达到这个水平呢?”

“这可不只是科学的问题。”白乐说道。

后藤信纲无奈,出面劝说了大久保隆升几句,这些人暂时消停了下来。后藤信纲问:“李瑢同学,可否把高中的教科书赠送我们一套?”

“很遗憾,我不能做主。”李昭瑢不动声色的回应。

白乐笑了笑:“这教科书在很多书店都能买到,下午我会把全套的教科书送您房间的。”

下午,日本使团一行返回了东方酒店,他们稍作休息,参加晚上由内阁副相为其举办的欢迎宴会,地点就设在东方酒店。

双方谁也没有料到,这次欢迎宴会闹出了一场不小的风波。

原本一切按照章程来,但是谁也没有料想的是,在媒体采访的环节,出了大问题。

后藤信纲说的都是官话,什么两国友好,一衣带水之类的面汤话,没有什么营养,而作为正使的大久保隆升却在记者会上大放厥词,大肆批判帝国摒弃儒道的教育方针,甚至最后放出豪言,帝国已失国本,难言中华,如此倒行逆施,帝国必亡。

对于记者来说,这可是难得的素材,不用外交部的翻译,很多记者就搞清楚了大久保隆升的话,第二天就见报了,引发了轩然大波。

这其实和帝国的新闻制度有关,帝国对一切传媒都有审查制度,尤其是涉及政治的内容,但在政治领域,也有很宽泛的领域,那就是国际政治。而帝国虽然逐步推动和德川幕府正常化,但说到底也没有什么积极性,自然也就没有限制这件事。

于是乎,等第二天,申京内外,铺天盖地的都是日本外交官有关帝国的言论。这些言论被总结为帝国必亡论和文明倒退论。进一步的总结就是日本仇视帝国。而有关日本的话题成为了帝国政治界的一个热烈话题。

“你看看你干了什么,大久保殿下。”后藤信纲把一大叠报纸狠狠的砸在了大久保隆升的面前,咆哮喊道:“将军殷切期盼幕府与帝国关系的正常化,希望为日本寻找一条崛起的道路,而你呢,你这是故意制造事端,挑唆两国之间的关系。”

大久保隆升知道自己犯了错,但他不准备在后藤信纲面前认错,他冷冷回应说道:“如果说日本的崛起需要靠学习这些肮脏的东西,那么我宁可保持现有的一切。”

“愚蠢!”后藤信纲骂咧咧说道。

而大久保隆升却看向了木户文生,说道:“木户先生,您是中国通,请您告诉我,要不要效仿中国,舍本逐末。”

“何为本?”木户文生神色平淡,缓缓的拿来纸笔,问道。

“自然是圣人之言,煌煌大道。”大久保隆升说道。

“何为道?”

“道为一切,包容万物。”

木户文生点点头,提笔写下一个道字,然后在其一旁又写了一个字母π,说道:“曾几何时,帝国的太上皇陛下把这称之为道。”

“兀?”大久保隆升诧异。

木户文生摇摇头:“不,这是西洋字母,念作派。这也是一切,包容万物。”

“什么意思?”大久保隆升不解。

木户文生的看向了后藤信纲,说道:“后藤殿下的数学比我学的好,请您解释。”

后藤信纲解释说:“这是圆周率的字母表示,圆周率就是一个圆的长度与直径的比值。”为了避免大久保隆升不明白,他又画了圆和直径,继续说道:“这个比值是无限的,被叫做无限不循环小数。中国古代的祖冲之,把圆周率精确到了小数点后七位。一千年后,阿拉伯人精确到了十七位,大约百年前,一个德意志人穷尽一生做到了三十五位。而太上皇陛下关心之下,圆周率已经精确到了一百四十位。但仍然没有找到极限,至少目前来看,陛下的断言是正确的,这个数字是无限的。”

(历史上,人工计算的极限是八百零八位)

“你怎么知道这些?”

“我上学的时候学过,当然,这本数学课本上也有介绍,详细列举了一百四十位的圆周率。”后藤信纲拿出了一本高中教科书。

“这串数字无穷无尽,永远不重复。而如果用每个数字代表一个文字,它就能转换成任意文字,你的名字、你一辈子的经历,乃至你所说的四书五经,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包含其中,这就是π。太上皇陛下曾经一度希望把这个字符读道,就是因为这一点。只不过因为它的无限不循环尚没有被完全证明,所以就暂缓了。

格物致知,阳明先生看竹子几天几夜,一无所得,没有得到圣人之道,但你如果醉心于圆周率,就会得到世界的一切秘密,无论是你尊崇的道,还是你鄙视的术。”木和文生对大久保隆升说道。

不光大久保,后藤信纲听闻这话,也是肃然起敬。

虽然这没有解释大久保问的那个问题,但是至少有一样,大久保不敢再认为所谓的术是低级的。

“受教了,木户先生。”大久保起身行礼,继而问道:“我莽撞行事,搞成了这个样子,回去后,自当去书向将军请罪。”

木户文生颔首一笑,没有说什么,大久保隆升踏上木屐,缓缓离去了。

“怎么办,事情闹成这个样子?”后藤信纲没有走,反而问道。

木户文生摇摇头,没有说话,后藤信纲起身,仔细查看了这间小茶室,才是返回,坐在了木户文生的对面,撕下一页纸,写上几个字:未能及时控制大久保,是我的过错。

木户文生看过,把纸条点燃烧掉,他也写了一张纸条:未必是坏事,可借此观中国之态度。

“社团大业,若毁于此事,我亦切腹谢罪。”

“社团之事仰仗于你,后藤君不可乱来,静观其变。”

在木户文生与后藤信纲以笔代言的时候,关于他们所在组织的情报资料已经摆在了皇帝李君华的案头。二人属于日本一个松散的政治联盟——维新社,而这个政治组织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了。

日本与帝国相邻,帝国的崛起必然对日本造成巨大影响。

倒幕战争彻底打破了日本的封闭,日本施行了几十年的闭关锁国政策被彻底解除,德川幕府对日本的全面统治也宣布结束了。当时幕府势微,西南诸藩崛起,帝国影响力充斥日本,还在日本沿海打造了九个自治城市。

而帝国十年开始的日本内战,让日本的分裂更为明显,旷日持久的战争摧毁了日本的旧秩序,等内战结束的时候,日本上上下下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日本到了必须要改革的地步,不然就会亡国灭种。因为日本把这两次战争当成了帝国吞并日本的前期准备,下一次战争,帝国就会像吞并朝鲜一样吞并日本。

由此,日本的统治阶级和有识之士展开了各种讨论,但在如何改革的问题上完全达不成一致,基本分为了四派。

德川幕府属于中央集权派,其认为日本想要摆脱被吞并的命运,顺势崛起,就必须要建立中国古代的中央集权,最好是法国那一类的绝对君主制度。

西南诸藩在倒幕战争之后,与帝国展开了全面的关系,融入了帝国的经济体系,他们先是建立的关税同盟,继而在政治上倡导建立贵族共和体制。尤其是在日本内战结束后,这一设想基本定型。

原因很简单,在日本内战中,幕府凭借巨大的体量压制住了西南诸藩,而且此后的中央集权改革卓有成效,西南诸藩担心下一次战争会被吞并,所以主张以大名共和的方式与德川幕府融合。

作为第三股势力的,盘踞在四国岛的三本枪在日本内战期间,曾经激进的提出日本像朝鲜一样加入帝国,在受到全面反对之后,又想单方面加入帝国,当然,类似的构想现在已经没有了,尤其是在外藩改制让三本枪势力清醒。

帝国吞并领土,最好是要地不要人,次之是要民不要官。连当初为帝国打天下的外藩都改制了,三本枪担心融入帝国地位不保。现在三本枪只是想做帝国在日本的代理人。

而随着日本开国,日本已经诞生了第四股政治势力,这些人包括自治城市里那些获得政治权力的和议众、商人阶层、工商业主和市民阶层。

维新社的主要成员就是来源于这部分势力,原因就在于,幕府、西南诸藩和三本枪的改革方案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维护武士阶层的利益。就以德川幕府为例,在内战前后的改革里,事事处处学习中国的中央集权制度,但唯独没有学习科举制,所有的官员都是从御三家和旗本武士之中选拔。他们排斥其他阶层和其他势力。

维新社只有共同的诉求,没有政治纲领,只是一个松散的联盟,而且还未掌握实权。

他们的诉求就是保护日本的独立自主,促进日本的崛起。这个政治组织以资产阶级为主,具有民族主义的特性。在日本国内唯幕府和三本枪不容,在西南诸藩也受到限制。

而维新社内部也没有共同的理念,有人主张王政复古,大政奉还,迎天皇灭幕府。也有人主张实现共和。而全面中国化的理念也被很多人所接受。

“造成如此局面,是微臣失职.........。”负责外务的赵文廷到了御前,也只有请罪罢了。

李君华却说:“要你来,不是治罪的。你对日本维新社了解多少?”

“基本了解,若再详细,或最新情况,怕还是要问亚洲司那边。”赵文廷说。

林君弘则是说道:“现在已经确定,大久保隆升大嘴巴应该是一个意外,但引发如此舆论浪潮,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安全局可以确定,维新社给部分报社提供资金,促成了这件事。”

论其对维新社的了解,安全局说第二没有人敢说第一,因为维新社一开始就是安全局扶持的,为帝国提供各类情报的。

赵文廷问:“维新社支持?他们想干什么?”

“这要问你呀。”林君弘无奈。

这其实是很多人想不明白的,维新社有一点很确定,那就是倡导幕府与帝国关系正常化,继续开放,加大贸易。这样日本的资产阶级也是受益的,日本的国家与民族安全也能得到保障,而一手制造了这样一次舆论事端,怎么看都是在拆德川幕府的台。

“或许只是某一派系的人所为。”

“动用了不下十五万银元,维新社里什么人有这等能量呢?”林君弘问。

最新小说: 公路求生,我有提示系统 这个游戏设计师不太正常 全职教父 三国之上将邢道荣 从球探开始 从火影开始的聊天群 某原神的黄色闪光真君 游戏开发救世主 第四天灾:我靠玩家制霸星域 群鸦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