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我背你(1 / 1)

“我背你!”此时天色还是漆黑一片,元羲蹲下身,手掌拍了拍自己的背。

元羲和谢延两方援助的人手都到了,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但山上没有停机坪,所以还是需要他们自行下山。

谢延身边围绕一圈手下,此时谢延看着那个被人传的神乎其神的元氏总裁,竟然屈身去背一个女人,谢延表情玩味,总觉得元羲有些丢男人的脸面。

姜绾看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有外人,也有元羲的人,但他却蹲在自己身前,姜绾心里肿胀的厉害,那是感动。

“没事,我自己走可以的!”姜绾嘴硬道,其实她早就没有力气,又发生这样大的事情,腿都软了,但姜绾却不想让别人以为元羲惧内,她在维护元羲的名声。

瞧着姜绾似乎有些害羞,元羲一手拽着姜绾的腿,直接将人给背了上来。

姜绾下意识的搂住元羲的脖子,臀部被元羲的手掌妥妥的托住,整个人很平稳的趴在元羲的背上。

“累了就睡会!”元羲说着,就背着姜绾下山。

虽然是夜晚,但身旁的人都打着手电筒,并不会看不清路,但比起白天,下山还是充满危险。

姜绾被元羲稳稳的背着,甚至没受那一丁点的颠簸,她从后面可以看见元羲的弧度,这个男人啊,连耳朵都长的很好看。

哪怕元羲体力惊人,但背着一个下山,不过一会身上还是出了汗。

“我自己可以走的,你放我下来好不好?”姜绾心疼元羲,央求了好久,差点都生气了元羲这才把姜绾给放下来。

有人递来水,元羲和姜绾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休息,当然,需要休息的其实是元羲。

姜绾四下瞧了眼,发现谢延一行人竟然不知何时和他们分散了,肚子里憋着的话连忙就朝元羲倾诉。

“大哥,其实当时我捡到那把枪,你猜我要干嘛?”姜绾低着脑袋,一脸贼兮兮的模样,小鼻子还皱了下。

元羲喝下一瓶矿泉水,听见这话,故作不解“绾绾想要干嘛?”

“我想朝着那什么谢延的开枪!,当时他和你打的那么凶,我怕你吃亏!还好我没开枪,不然就闯大祸了!”姜绾有些后怕,虽然她不太懂四大家族的厉害,但想想应该也不简单。

元羲倒是没想到姜绾当时竟然有那样的想法,不过想到姜绾是为了保护自己,元羲心里那叫一个舒坦。

此时,元羲耳朵微微动了下,他又询问“既然如此,那你后来怎么开枪帮谢延呢?”

一听这话,姜绾白了眼元羲,似乎是有些嫌弃元羲竟然问这样的问题“我哪里是帮他,还不是怕他如果倒下,你一个人要对付三个敌人吗!”

姜绾一脸的我为你好,元羲听后脸上扬起笑容来,忍不住使劲揉了揉姜绾的脑袋,把姜绾的头发给弄乱才松手。如果不是此时场地不合适,他真的想把人捞进怀中好好亲吻一番。

就在姜绾一脸骄傲的小表情,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道阴沉的声音“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

听了这话,姜绾觉得身后有一股寒气逼来,她僵硬的转过脑袋,就见谢延带着人从小道走来,一脸的诡异,在这黑夜里还是在山上,就像是鬼一样,吓的姜绾连忙抱着元羲。

“嘿嘿...”姜绾干笑了下,毕竟在别人背后说这样的话,还被当事人给抓住,怎么想都有那么点尴尬。

元羲搂着姜绾的肩膀,目光看了眼谢延,其实他是知道谢延出现在那里,他也是故意让姜绾说那些话。在元羲眼里,姜绾是这世上最好的女人,他不希望有人觊觎自己的女人,有些念头他要从一开始就让它断掉。

这一点,元羲承认自己很小气。

谢延生的本就有些阴郁,此时不笑的时候更是有些可怕,他没想到这看着娇滴滴的女人竟然有那心思,更庆幸当时姜绾没开枪。

“谢少这是后悔了?”元羲看着谢延,目光里是寸步不让。虽然不想让谢延对姜绾生出任何心思的,但谢延的人情,元羲却想要让姜绾收着,以备不时之需,毕竟姜绾真的是有点招惹祸事的体质,这点元羲都有些佩服。

谢延看着低着脑袋的姜绾,心里觉得玩味,比起那些围绕在自己身边,虚假造作的女人,姜绾就像是一朵鲜活的花,不至于让谢延动心思,却也觉得与众不同。

“自然不会,不论初衷为何,至少是救了我!”谢延邪魅一笑,他是非分的很清。姜绾救了他是真,至于她心里是如何打算的,这都不重要。

接下来的路程姜绾执着自己走,而谢延还要调查这次自己被暗杀的事情,自然不会陪着姜绾在那里磨磨蹭蹭,和元羲打过招呼就先下山了。

看着谢延一行人的背影,姜绾仰着脑袋看着元羲道“大哥,你说,是什么人想要杀这个谢延啊?”

姜绾总觉得很奇妙,似乎自己像是闯入另外一个世界,她心里也清楚,比起自己的无助胆小,元羲面对这些的时候游刃有余,看来就算是元家似乎也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元羲没有隐瞒,更不觉得这些事有什么好隐瞒的。

“谢家经营灰色产业,手中并不干净,这位谢延并不是谢家主的亲生儿子,而是谢家主的养子!养子的身份自然有很多人不服气,更何况谢家内部本就杂乱!”元羲说着自己所知晓的事情,至于到底是何人想要杀谢延,这点元羲并不关心。

姜绾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她突然一拍脑袋“大哥,我觉得这谢家的内幕,如果拍成电影,一定会大卖的!”

“你啊,胡思乱想什么!”元羲再次忍不住的揉了下姜绾的脑袋,觉得姜绾这小脑袋瓜子真的是千奇百怪,却给自己乏味的人生添上色彩。

好好的爬山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哪怕元羲的假期还有一天,但两人都表示要尽快回国。

等姜绾和元羲回到陆城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姜绾这人刚从私人飞机上下来,就见沈柔早就迎上来。

“谢天谢地!”沈柔抱着姜绾,虽然昨晚发生的事情两人并未告诉父母,但发生这样大的事情元屿怎么会不知道,更何况还牵扯到谢家。

如果不是得知两个孩子没事,沈柔怕是昨夜就要坐飞机去接两人,如今亲眼看见两个孩子安然无恙,沈柔这才放心。

沈柔先打量了姜绾,然后看着下飞机的儿子,发现儿子也没什么伤,心里的石头才落下。

“沈姨,我们没事,让您和元叔担心了!”姜绾很是内疚,从沈姨眼下的黑眼圈就能知道,沈姨定是没休息好,要知道沈姨作息一向循规蹈矩,稍微被打乱休息时间气色看着就有些憔悴。

“你们是我的孩子,我不为你们担心为谁担心!”沈柔拉着姜绾回去。身后的元羲看着原本是该自己牵的手,如今却被母亲牵了去,心里总有那么点不舒坦。

还好沈柔不知道儿子吃醋都吃到自己头上了,不然还不得气疯了。

姜绾回来却发现元叔叔竟然也在家,要知道元屿很少在家,就算在家也只是陪着妻子。

“回来了?”元屿首先也是打量了两个孩子,再怎么是慈父,但对于孩子还是很关心的。

“元叔叔!”“爸!”

“谢家那边已经来电,这次的事情谢家很感谢小绾,不过我们元家和谢家如果没必要,无需交往过深!”元屿这话是对元羲说的,毕竟这元家以后是会交到元羲手中。

四大家族各自为营,守好自己该做的,如果交往过密,总是会带来很多麻烦。

元羲点点头表示理解,此时沈柔却是叹了口气“我觉的不仅仅是和谢家,和孔家也没什么好交往的,这孔家也是奇怪,好好的邀请我们去吃饭做什么!”

沈柔对孔家没什么好印象,更何况孔牵还和姜绾有着过节,就更不想和孔家有牵扯了。

“沈姨,孔家邀请你们去吃饭?”姜绾很好奇。

说起这个,沈柔就来气“好好的吃什么饭,我们家没饭啊!而且邀请的只有我和你元叔叔还有元羲,我就更不想去了!偏偏这次是孔家老太太邀请的,这不去又不妥!”

沈柔有着大小姐脾气,哪怕是几个孩子的母亲这点也没改变过,但哪怕她平日里过的无拘无束,可在大事面前却也懂分寸。

听了这话,姜绾眉梢皱了下,虽然孔家不邀请自己是在意料之中,毕竟自己只是元家养女,但姜绾还是嗅出一股子阴谋来,特别是孔家还有个觊觎元羲的孔牵。

当着父母长辈的面,姜绾没表现的太小气,但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却是直溜溜的瞧着元羲,小嘴撇着,一副我不开心的模样,就差再冷哼一声了。

元羲第一时间就发现姜绾的小情绪,小姑娘头发被风吹的乱糟糟的,巴掌大的小脸上写满不高兴,嘴巴都可以挂油壶了,明明都二十多岁,但看脸真的是只有十几岁的样子,让元羲总是不知不觉间就把姜绾当成孩子看,除了床上。

“爸妈,公司里还有事情要处理,我就不去了!”元羲直接拒绝,什么孔家不孔家的,反正就是不能让姜绾不高兴,天大地大,女朋友最大。

听见元羲这样说,姜绾下意识就是开心,眼睛都快眯起来了,偷偷的朝着元羲做了一个飞吻的表情,心情也是由阴转晴。就算元屿不同意,姜绾觉得元羲有这样的觉悟,已经很难得拉。

元屿听后,只考虑了一秒就答应下来“那行,我和你妈去孔家就可以!”

因为是孔家老太太相邀,元屿和沈柔夫妇二人备好礼物,直接就乘坐私人飞机去往孔家。

虽然这不是第一次来孔家,但沈柔一路上都拉着脸,任由元屿在旁哄了一路。

来接两人的是孔家家主孔恒,孔恒依旧是那身有些复古的中山装,身旁的妻子孔大太太更是一脸温婉柔顺。

互相客套了一番,孔恒笑意中带着歉疚“那日你们来孔家,老太太身子不适,后来听说你们走了,可是把我训斥了一顿,这不,希望你们能来吃个饭!”

其实,孔恒劝过母亲,两家本就走的疏远,何必再请人周转来吃个饭。而且孔恒知道,那日母亲不出面,不过是摆架子,至于为何母亲改了主意,这孔恒也不清楚。

“的确该拜访下孔老太太!”元屿淡笑道。

一行人走入孔家,来到正厅果然瞧见坐在那里的孔老太太,孔老太太一身刺绣褂子,上面绣着暗色的牡丹,她头发花白,但精神不错,脸上的皱纹一直延伸到颈脖。

“孔老太太!”元屿和沈柔上前打招呼,不论如何,身为小辈礼仪这方面两人自然是不会让人留下话柄。

孔老太太身边坐在穿着一身露肩长裙的孔牵,她眼光带着期待看着元屿夫妇身后,却发现两人身后空无一人。

孔牵扯了下奶奶的衣服,孔老太太不动声色打着招呼“是元家主和你太太啊,这么多年没见了,都快认不出来了!听说你们的长子很是优秀,怎么没瞧见?”

听见这话,元屿和沈柔都能感觉到这次孔老太太的邀请有些意味不明,沈柔更是下意识的看了眼坐在那里的孔慈。

孔恒夫妇也有些尴尬,孔大太太走过去含笑道“元家那位长子因为公司里有事,就没过来!”

听了这话,孔老太太似乎有些失望,暗地里去依旧拍了下孙女的手背。

很快就到了用餐的时间,孔家规矩多,但毕竟现在是现代社会倒也没那么拘束,餐桌上,孔大太太一直在闲聊着,倒也不会让气氛显得那么尴尬。

只是,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孔老太太却是拉着自己身边孙女的手,脸上带着几分骄傲“听闻元太太三个都是儿子,这简直是件幸福又无奈的事情!”

沈柔只是含笑点点头,因为不喜孔老太太,她简直连搭话都懒得理。

“我们孔家也就这么个孙女,自小那都是娇宠着长大,我也听说她和你家那位养女的过节,孩子嘛,打打闹闹的也平常!不打不相识!”孔老太太说着,突然话音一转“元太太觉得,我家这孙女怎么样?”

最新小说: 全职剑修 灵笼:从光影之主开始 每天读点心理学 做自己的心理医生大全集 社交要读心理学:交际应酬与为人处世中的心理策略 每天学点心计学大全集 火影之布都御魂 遮天之九叶剑草临世 奈欧斯的奇幻漂流 舰娘:从深蓝到星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