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担心(1 / 1)

陆令宜其实很不喜欢别人触碰自己。

因此在陆婉兮的手刚刚摸上他手腕时,下意识就要往后缩,言语间还有些恼,“你干什么?”

“把个脉,既然找这个做借口,总要有话说。”陆婉兮嘴上这么应着,实际上却很快就收回了手。

她之前便为陆令宜把过几次脉搏,所以这次也不过是稍稍再了解下。

并不需要太多时间。

但这一切落在陆令宜眼中,却像极了做个样子,不由越发无语。

“那你把出什么了?”他没好气地说着。

陆婉兮却笑了笑,“谁说我没把出来?至少我知道你最近肝火旺盛,想必心里窝不少气。”

陆令宜,“……”

最近因为张氏的事情,他确实没少生气,再加上老宅那边不安稳,他可以说夜里都睡不好。

但陆婉兮这么直白的讲出来,还用那种漫不经心的态度,多多少少让陆令宜有几分被嘲笑的感觉。

他板起脸,语气平平:“哦,既然这样,那就劳烦陆小大夫给开个降火消气的方子吧!”

“不必,我一会儿去为你施针,大概半个小时左右,比吃药更管用些。”陆婉兮轻声说着。

陆令宜一开始真的以为她是在嘲笑自己。

所以这会儿听到陆婉兮这话,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什么?”

“没什么,一会儿再说吧。”陆婉兮见房门又被敲响,也不再跟他墨迹,直接走过去把门打开,朝外面站着的徐薇笑了笑,“刚刚才给哥把脉,没注意到敲门,怎么了妈?”

随着陆婉兮话音落下,陆令宜从后面走了出来,朝有些愣怔的徐薇喊了声“妈”。

然后也不管徐薇是什么反应,他自己已经径自与其错身而过,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直等陆令宜走了,徐薇这才回过神来,有些好奇地看向自家女儿,“兮兮,你跟你哥哥……”

她想说兮兮和令宜的关系是不是比之前要好些了。

但说到一半才又觉得这样问有些唐突。

于是剩下的话她又给咽了回去,只含笑朝陆婉兮摆摆手,“没什么,妈妈就是觉得你跟令宜现在这样挺好的。”

“我们之间没事,妈你别担心。”陆婉兮笑着应了句,转而又问道:“这么晚了,妈你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哦对对,说起这个,我差点就给忘记了。”徐薇拍了下自己的额头,紧接着又走了进来,顺手把门关上。

陆婉兮眼底越过困惑。

徐薇轻咳一声,说:“是这样的,今个儿我跟你爸去参加宴会,碰到了你二叔,然后又说起你已经回来了,估计晚上你二叔回到老宅跟你祖母说过了,所以刚才你祖母让人打电话过来,说是明天请我们回去吃饭。”

“你有没有空?你要是不方便我们就再挑时间也行。”

陆婉兮其实有些诧异的。

毕竟,陆令宜才刚刚古来跟自己说过老宅那边怕是很快就要来人请他们一家人过去。

只是她也没想到老宅那边动作这么快。

于是陆婉兮只是稍稍愣怔了下,便立马笑着应了,“我没旁的事情,再说了,不过是吃个饭而已,耽误不了多少。”

复习有半天功夫就差不多了,至于去刘家,也就大概两个小时。

徐薇听她这么说,不由越发心生怜爱,紧接着又保证道:“你放心吧,我们就是去吃个饭,保证不会待很久,也就是因为你这么多年了才刚刚回来,理应是要过去跟长辈见见面认认脸。”

“等这次过去以后,你就不用再过去了。”徐薇声音带着笑,似乎并不怎么在意那边似的。

但陆婉兮自从从陆令宜那边听说老宅对徐薇的态度以后,便又觉得自己生母好像性子是有点儿太软了。

不知怎么。

看着徐薇满脸笑容的模样,陆婉兮一个没忍住就问出了口,“那妈你跟那边的关系怎么样?”

“关系?”徐薇有些愕然地看着她,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陆婉兮于是便换了个委婉地说法,“这不是我第一次过去,怕大家都不喜欢我,想着要是哪个跟爸妈关系更好些,想必也能相处愉快点儿。”

徐薇闻言不由愣怔了下。

紧接着眼底快速划过一丝苦涩,但嘴上却继续笑着,只说:“关系都不错,那都是你爸爸的亲人,还能不喜欢你到哪里去?”

她随意安慰着女儿,陆婉兮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跟着点头。

可等徐薇从陆婉兮房间内出来后,满脸的笑意却被忧愁忐忑所代替。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内。

恰好陆鸣刚从洗手间洗完澡出来,见到妻子愁容满面的样子,男人不由揽住她,声音温和,“薇儿,你这是怎么了?”

“鸣哥,我担心妈和二弟不喜欢兮兮,到时候兮兮岂不是要受委屈?”徐薇忧心忡忡地看着丈夫。

对于自家母亲和堂弟,陆鸣也很了解,因此听了妻子的话,他第一反应并不是宽慰徐薇,反倒是皱了皱眉。

其实他今天见到二弟的时候就知道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但他却隐隐觉得兮兮不是性子那么软的人,应当不会吃亏。

于是他犹豫了下,还是轻轻拍了拍妻子的肩膀,语气放缓:“不管他们喜不喜欢兮兮,只要我们喜欢兮兮就够了,而且就明天吃一顿饭,以后兮兮要是不喜欢,就不跟他们接触便是了。”

“那如果明天妈对兮兮……”

徐薇话说到一半就没继续说了,只是欲言又止地看着男人。

陆鸣眼神一黯,语气却十分坚决:“我们要相信兮兮,她不是个会吃亏的性子。”

“那明天我们跟兮兮说一声吧,我怕她因为我们而委屈求全。”徐薇咬了咬唇,声音都带着几分委屈,“我能受委屈,但我不能让兮兮受委屈。”

他们本来就欠兮兮够多的了。

陆鸣深知妻子的心病,因此什么也没说,只重重地搂住她,目光闪过决然。

他虽然敬爱母亲,可有二弟在,以后就算是自己不在她跟前,也不会孤单,但薇儿和几个孩子却只有自己。

最新小说: 全职剑修 灵笼:从光影之主开始 每天读点心理学 做自己的心理医生大全集 社交要读心理学:交际应酬与为人处世中的心理策略 每天学点心计学大全集 火影之布都御魂 遮天之九叶剑草临世 奈欧斯的奇幻漂流 舰娘:从深蓝到星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