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旅程(1 / 1)

在火车上坐的久了,看着来来去去上上下下的人,有时候会感觉好像人生就是一趟列车。

有人来了,留下一段故事,然后又走了。

有些人看似熟识却只是擦肩而过的缘分,最终生活还是要回归原点。

那位小男孩在中途下车了,沈老师老师很遗憾,现在竟然没有成套的作业送给他,如果有《53天天练》就好了。

李蓉对于这趟金陵之行是充满了期待的:

“沈老师,咱们到了金陵去看《405谋杀案》去吧,我老早就想看了。”

李蓉不愧是公安战线的人士,对这种刑侦片还是情有独钟的。

这下子就暴露了沈老师知识的短板,沈光林并不知道还有这么一部电影正在热映呢:“这是讲什么的电影呀?从题目上看应该就是破案的呀。”

老编辑却是看过的,她有一些发言权:“确实是破案的,讲述了机床厂工人李良被谋杀后,东海市公安局干警陈明辉、钱凯等不畏艰辛和阻挠侦破案件的故事。”

平平无奇嘛。

沈光林不想看,不过还是违心的说道:

“你想看咱们就去看呗,《庐山恋》你不也想看的嘛?”

“是想看呀,可是看《庐山恋》也并不妨碍我多看一两部其他的电影吧。”

“也对。”

......

火车离开冀省开始进入齐鲁省内,第一站就是德洲,这里有著名的无骨扒鸡。

人行千里,美人在侧,唯有美食和美景不可辜负。

然而,坐在火车上几乎是看不到什么美景的,心里所盼望的就都是美食了。

从京城出来,途径整个华北平原,在这个时间点正是麦收季节,一片农忙景象。

田野里能够看到的就是割麦的人群和烧荒的浓烟。

偶然路过一个麦场,还能看到有人赶着黄牛在拖着石磙转圈圈。

这一切对于沈光林来说都是新奇的,他不是没见过麦子,但是真的没有见过这种传统的收割方式。

京城大学附近也有麦田,不过他们是用脱粒机脱粒的,有些东方甚至还有收割机。

在今年的早些时候,沈光林还吃过烤青麦粒。也就是趁麦穗饱满但是还没有变黄的时候,将麦穗摘下来放火上烤熟,脱壳,抓一把放嘴里,吃起来可香了。

火车就要进德洲站了,不少人站在车门口排着队伍,这也不是什么大站,这么多人要下车吗?

并不是,他们是来买扒鸡的。

德洲扒鸡号称四大烧鸡之首,在火车上享用最是合适不过。

建国以后,就连孙中山先生的夫人宋女士每次路过,都要买上一些扒鸡送给京城的领导。

果然,车刚停了,一大群人出去之后就冲向了出售扒鸡的购物点。

看来大家都有这个心思呀。

德洲扒鸡竟然比香河牛肉饼还受欢迎,在后世,香河肉饼可是开遍整个北方的。

沈光林也加入了抢购扒鸡的大军,他比别人都来的生猛,一口气买了5只回来,可以一路吃到徐城了,据说那里有味道不错的p县狗肉。

还是这个年代好,在这个年代吃狗肉是不会被举报的。

扒鸡拿回来还是热的,用油纸包着,打开来香味扑鼻,一看就很有食欲。

“小沈,你这做老师的一个月工资有多少钱,怎么还能又坐卧铺又买烧鸡?”

老编辑也想去买烧鸡,可惜她要算计自己的开支,觉得吃这个并不划算。

车票是单位报销的,但是烧鸡没有。

面对这种质疑沈光林都不惜得回答,他自己有多少钱他自己心里都没数。

“我是京城的老师,工资高。”

在这个年代,个体户是被人看不起的,沈光林当然不能承认自己靠超前的眼光赚了不少钱,他现在甚至有点后悔让苏有朋他们去做生意了。

周围的朋友中,知道他赚了大钱的只有李蓉。

因为他的钱就放在地下室两个大的箱柜里,全是一沓一沓十块的人民币。

其中一个箱柜子已经放满了,一两个人都搬不动,另一个箱子也在陆续增长,很快就会填满了去。

李蓉不知道的是,这些钱只是他们在京城倒卖货物赚的钱,还没算上深城的服装厂产生的收益呢。

那边是公司正规经营的,沈光林倒是不怕,反而是京城这一摊子事最让人揪心。

去银行存钱,沈光林不敢。

这些年个人拥有财富都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财不露白是至理名言。

老编辑有些看不惯了,她也不是嫉妒,就是纯粹的看不惯。

“工资再高也不能不考虑储蓄呀,你要是想结婚就要考虑养家糊口了,人家小李多好的孩子,可不能跟你受苦。”人上了年纪就爱唠叨。

沈光林只能辩解了:“我跟小李并不是情侣,再说了,小李的工资高,她父母工资更高,我刚来京城的时候,吃用都是她们家的,我赚不赚钱,无所谓的。”

“凭什么?你长得好看呐?”

“嗯。”

气的老编辑不愿意说话了,自己到过道里看书去了,一定要好好的批判一下这本《彩霞满天》。

下酒菜有了,不能没有酒。

他们携带的酒水已经在上车之前办理托运了,火车上能够买的,似乎只有二锅头。

别问是红星还是牛栏山了,反正是二锅头。

认识沈光林久了,李蓉知道他是不爱喝酒的。

但她不知道的是,在以前,沈光林曾经号称酒场小王子。

动不动就是:今天的消费,沈公子买单。

现在,遇到了喝酒非常厉害的这一家人,沈公子竟然连酒都不喝了。

一路就这么玩玩闹闹有说有笑,火车徐徐的进入徐城,也算是进入苏省地界,金陵在望了。

这个年代的徐城可是重镇,地位跟齐鲁的济泞,楚省的襄阳相当。

当然,几十年之后它们地位也相当。

在火车上挺过一整天之后,终于到达了金陵。

临进城前,沈光林还拿着湿毛巾到卫生间擦了个澡并换了一身干净衣服。

他要以最好的状态迎接亲人们。

近乡情怯。

沈光林的“老家”距离金陵火车站其实并不远,而金陵火车站也是国内唯一的一个依山傍湖,以紫金山和玄武湖作映衬的车站。

出站之后的下一步怎么安排,沈光林也没个章程。

走一步算一步吧。

火车很快就进入了这个原本熟悉但是现在陌生的城市里,沈光林百感交集,不知道1912街区还在不?

金陵火车站很是洋气,比京城站的规模还大,还气派,风景也更好。

随着人流,沈光林和李蓉两个人走出了检票口,正准备拿出托运单去取回自己的行李呢,沈光林转头看到了一群“熟人”。

其中有一位十五六的少年举着一个手写的牌子,上面写着“沈光林”。

而且,看长相,看气质,竟然没有一点变化,原来,老沈当年还是个少年的时候就这么猥琐。

沈光林拉了拉李蓉,迎上前去。

......

最新小说: 医道苍龙 德云:从大师兄开始崛起 苍天圣道 大明莽夫 都市:全职业顶尖的我人气爆炸了 华娱1997 神医狂妃:娘亲你马甲又掉了! 战医圣婿 汉道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