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有阴谋(1 / 1)

吼吼吼~~

东阳城外兽吼震天,抬头望去只见无数头妖兽围上来了,一头头全都异常强大,其中一头直立而起的鳄鱼妖王,双爪握着一对半月巨轮,正森寒的盯着东阳城杀气腾腾的在怒吼。

“大胆妖孽,休得猖狂,”从城主府赶来的西域神僧中走出一名身材魁梧的红衣神僧怒斥着鳄祖妖王道:“我看你与我佛有缘,可愿就此放下屠刀立地成……”

呯!

下一刻鳄祖妖王抬手,一轮就甩过去了,然后在无数人尖叫声中,西域神僧佛字都没有说出来,一颗光秃秃的头颅,直接就被鳄祖妖王一轮给削下来了。

“吥!”鳄祖妖王吐了一口吐沫不屑道:“就是来一尊真佛也不敢在我面前这么狂。你他娘的还没有成佛呢?!”

“大胆妖孽,你竟然敢杀我们师兄……你死定了。”

“聒噪?!”

鳄祖妖王轻蔑的瞥了眼西域众僧道:“有种来战……不敢就别在这里给我瞎逼逼……”

“天宝神佛,万象天罗,世尊地藏,大罗法咒——诛灭!”

一众西域神僧全都纷纷围了上去,瞬间就将鳄祖妖王给围在了中间,然后纷纷召出天宝神佛向鳄祖妖王攻过去了。

这一刻东阳城上众将士全都在呐喊助威,希望西域神僧能将鳄祖妖王斩灭。

可,下一刻!

鳄祖妖王却是目光一沉,跨前两步当着无数人震惊的目光中,双爪中的一对半月巨轮直接就横扫出去了,瞬间光波席卷而起就像两轮血月一般,直接就朝围上来的一众神僧扑杀过去了。

“诛灭!!”

一众西域神僧纷纷抬起佛掌,对着扑杀而来的鳄祖妖王就蹍压下去了。

“西域神僧,佛法无边,斩妖除魔,一掌破天……”

无数人在跟着城墙上的佛教四大天王呐喊,战鼓前的战士们也在拼命的擂鼓助阵。

啪啪啪……

一掌两掌瞬间无数佛掌印,蹍爆空间带着刺眼的光芒,闪电般全都重击在了鳄祖妖王身上,刹那间整片空间都被蹍碎,无数的空间裂缝在向四处扩散……

“哈,哈哈!”

“西域神僧佛法无边,鳄祖妖王必被掌灭,南蛮的废物至尊们这就是我们佛教的神通。你们这些蛮子永远只能仰视,一辈子都不可能有机修行这样的上乘仙术。”

齐庆山得意的瞥了眼众南蛮至尊肆无忌惮的讥讽道:“南蛮的废物们跪服吧!你们或许可以成为西域佛教的外门势力。”

任天行他们一众至尊,全都狠狠的剐了眼齐庆山,一张脸己经黑的可以挤出墨汁来,因为这几句话实在是太羞辱人了。

可齐庆山却是轻蔑的扫了眼众南蛮至尊,脸上的表情,除了嘲弄,就是讥讽,眼神中充满了对南蛮至尊的不屑。

可,下一刻。

东阳城下突然一团光波骤起了,跟着在无数人震惊与惊恐的目光中,只见鳄祖妖王竟然拔地而起,瞬间变大了数百倍,紧跟着在无数人瞠目结舌的目光中,那鳄祖妖王巨大无比的长尾一扫,一下就将蝼蚁一般的西域神僧全都拍飞了。

吼吼吼……

这时鳄祖妖王愤怒的扭头,对着东阳城张口发出了一声怒吼,瞬间强大的声波形成无数股龙卷风暴,对着东阳城就席卷而来了。

这一刻佛教四大天王脸上戏谑讽刺的冷笑戛然而止,一个个全都张开嘴望着席卷而来的龙卷风暴几乎全部呆若木鸡。

太突然了!

他们还没反应过来。

这是什么情况?

西域神僧就战败了。

“不不……不可能……”

稍许,终于勉强反应过来的齐庆山激动的指着狂怒的鳄祖妖王不可思议的咆哮道:“西域神僧不可能会败……”

任天行他们也傻眼了,他们也没有想到鳄祖妖王会这么强,竟然蛮横的一技甩尾就将西域神僧击溃了。

赵欢他们却是措手不及如鲠在喉,因为他们正等西域神僧将鳄祖妖王击毙,可鳄祖妖王蛮横的一技甩尾,直接就将西域神僧全部击溃。

这如何让他们接受的了。

“天宝神佛,万象天罗,世尊地藏,大罗法咒——佛尊降世!”

正当所有人惊恐崩溃的时候,突然虚空一晃一尊巨大无比的佛尊凭空浮现了。

佛尊双手合十头浮七色神光,面对强大的鳄祖妖王直接抬起了挤碎苍穹的佛掌,对着鳄祖妖王就是一掌拍过去了。

嗡嗡嗡~~

刹那间,佛掌一路摧枯拉朽,带着利耳的音爆,挤碎虚空蹍爆苍穹,一掌狠狠的就拍到了鳄祖妖王头顶。

“呼……”

这一刻无数人倒吸一口冷气,望着苍穹之上压下来的佛掌,全都浑身泛力忍不住灵魂都在颤抖。

佛掌太强了。

太强了。

那怕是南蛮的一众至尊也都忍不住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十几步,因为佛掌上蕴含的恐怖力量,就算他们现在强如至尊也不由得一阵神魂发颤。

“蝼蚁们,”齐中山却是得意的狂笑道:“准备全部都被蹍灭吧!”

吼吼吼~~

这一刻东阳城下无数妖兽在怒吼,同时东阳城上所有人也都在尖叫,因为佛掌蹍灭下来的恐怖力量,直接就将一些弱小的生灵蹍成了血雾。

“噗噗噗……”

下一刻无数南蛮的至尊在喷血,强大的佛掌直将所有人都击成了重伤。

“哈,哈哈!”

“蝼蚁们,全都下地狱吧!”

齐庆山双目充/血的狂笑道:“以后南蛮就不再有什么七大圣地了,因为这里将会成为我们西域佛教的圣土,至于你们这些可怜的蝼蚁就全部去死吧!”

“齐庆山,快给我们住手,”任天行怒吼道:“东阳城可是有上百万城民,难怪你要让他们全都死在这里吗?”

“百万城民?!”齐庆山轻蔑一笑道:“不不……那不过全都是蝼蚁,能为我们西域佛教的强大牺牲,那是他们所有人无上的荣耀。”

“完了!”

“完了!”

“完了!”

这时终于勉强反应过来的众人全都傻眼了,瞬间明白西域佛教来南蛮助他们铲除鳄祖妖王就是一个阴谋,现在东阳城上百万城民全都要死于这场阴谋之下。

“不甘啊!”

这一刻无数南蛮至尊彻底疯魔,心中的戾气也是瞬间爆开,满目悲凉的双眸中夹杂着滔天的悲愤跟不甘,无数的遗憾、痛苦,愤怒,弥漫上心头,可一切都不能逆转,因为双方实力实在是相差太大。

佛掌之下一切生灵皆为蝼蚁,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对抗佛尊压下来的这一掌,哪怕只是佛界投下来的一道虚影。

正在那死亡一步步临近,无数人内心不断咆哮的时候。

呯!

穆雪背后的画轴突然爆开了,跟着在无数人震惊的目光中,一圈圈光芒席地而起,紧跟着只见山河社稷图打开了。

“姜前辈的画……是姜前辈的画……姜前辈出手了……”

“哈,哈哈!”

“我们有救了……我们有救了……姜前辈出手了……姜前辈定是早就看出了我们有此劫,所以才赐下了这副山河社稷图……”

“姜前辈,真是洞察天机……算尽一切啊?!”

这一刻所有南蛮的至尊全都站起来了,每个人眼里都闪现出智慧的光芒,望着浮起的山河社稷图,全都无比笃定与虔诚的看向了姜羽所在的方向,然后当着无数人震惊的目光,依次跪在了地上无比虔诚的俯首膜拜……

轰轰轰……

众至尊一拜下去,山河社稷图猛然便是一震,瞬间佛掌压下来的恐怖力量,突然全都消失了。

“主,主人,是主人的力量,”鳄祖妖王一愣,旋既激动的浑身颤抖,跪地俯首膜拜的大哭道:“主人在救我?!主人,他他没有忘记我……”

“阿弥陀佛,”虚空中耸立的佛尊口吐人言声震苍穹道:“何方妖孽挡我灭魔……给我破!”

话罢,虚空中压下的佛掌猛然一震,瞬间吞天灭地之威一下就强了数倍,然后对着挡住它去路的山河社稷图就猛压下来了。

啪!

这时虚空终于受不了这么强的压迫直接就崩碎了,就是那牢不可破的界壁都在这一刻震碎了一角,无边无际的仙道气息,瞬间就从裂开的缝隙中窜了进来,跟着东阳城附近的山脉,全都在这一刹那间崩碎了。

这一刻无数生灵毙命,强大的力量压得整座东阳城,瞬间深陷了十几米。

“哈,哈哈!”

“弱小的蝼蚁们,”齐庆山疯狂的大笑道:“我奉劝你们一句别再挣扎了就为佛尊灭魔献身吧!”

“闭嘴,”穆雪怒斥道:“有姜前辈在绝对不会让你们的阴谋得逞。”

“姜前辈,请求你救救东阳城的子民吧!”任天行一边磕头,一边乞求道:“我们知道你一定不愿意就这么看着我们死去……”

这一刻无数人在俯首膜拜,每一个人口里都在默念着姜羽的名子,就是城外的妖兽都跪下了,全都无比虔诚的朝着姜羽所在的方向叩首。

见到这一幕西域神僧却是全都露出了不屑的狞笑,因为他们不相信有人可以挡住佛尊虚影一击,毕竟雷奎星只是一颗玄级修真星球,面对佛尊一击不管是什么人都得毙命。

“哈,哈哈!”

“无知的蝼蚁,”齐庆山轻蔑的盯着俯首膜拜的众人讥笑道:“你们真相信南蛮这群废物口里的姜前辈能救你们吗?我告诉你们在强大的佛尊面前一切都是徒劳。”

“闭嘴,”任天行怒咆道:“姜前辈,是你们这种阴险小人可以评足的。”

“任天行,你这愚昧无知的蝼蚁,别再这里蛊惑人心了,结局己经注定你们都得死一个也别感跑。”

“姜前辈,绝对不会答应,”任天行无比笃定道:“姜前辈绝对不会让你们的阴谋得逞。”

“你等狂妄之徒等着吧!”

“姜前辈,马上将会反击,一定会将你们这些阴毒之辈斩杀殆尽。”

四大天王一听这话,全都忍不住肆无忌惮的狂笑了起来,脸上也挂满了嘲弄与轻蔑的表情,因为在他们心里从来就不相信雷奎星还有人比他们佛尊强。

可,下一刻。

四大天王脸上的表情一下就凝固了,眼神死死的盯着虚空张开嘴巴,简直是可以吞下一只死老鼠,因为就在他们得意的时候,突然只见虚空一晃,然后山河社稷图便幻化开了,一瞬间山川河岳、日月星辰、花草树木、飞禽走兽、山川地脉......纷纷呈现,跟着在无数人震惊的目光中,虚空蹍压下来的佛掌直接就崩碎了,然后只见一道剑光化作十万里长虹,斩碎虚空击穿界壁直接斩向了仙域佛界。

这一刻本该人潮涌动的现场,有一个算一个,几乎全部呆若木鸡。

“不不不……不可能?!”

这时终于勉强反应过来的佛教四大天王,全都目光带血的盯着斩向仙域佛界那一剑目呲欲裂了。

那一剑好强……光是剑光就斩碎了佛尊虚影,现在正一剑斩向了佛界,一路他们看到了星河破灭苍穹蹦碎,佛界的界壁一剑就被击穿,无数佛界的生灵在哀嚎悲鸣……

“齐中山,你们该死,”赵欢的眸光却是望向齐中山他们怒吼道:“南蛮的将士们杀了他们。”

“杀杀杀……”

这一刻所有人的怒火都炸了,跟着无数道攻击排山倒海暴射向了佛教四大天王,下一瞬间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的佛教四大天王,连惨叫都没有来的急便被轰杀了,至于城下的西域神僧也没能逃过厄运,几乎在众人攻击佛教四大天王的同时,城下鳄祖妖王也带着妖兽们猛扑上去了,几个瞬间便将他们撕成了碎片,然后头也不回的逃离了东阳城。

最新小说: 旧日传道者 女帝转生:我大师兄有圣人之资 我怎么可能是人族老祖 修炼:从回收废丹渣开始 移魂传武,布道天下 圣尊碑 全人类假消失,修仙的我被直播了 我的强大全靠你想象 我家帝女超凶残 秦臻萧泓宇